當前位置:沈思小說 > 都市 > 創世神話 > 第二十一章 破風三式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創世神話 第二十一章 破風三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陰陽顛倒5行陣?”奎剛拿起印拓的符文卷軸和《5行列陣》裡的符文相對比,兩個符文果然極其相似,“這是個傳送法陣?”

“按照字麵的解析,這就是1個傳送法陣,而且陣眼不止1個,或許兩個,或許多個。”黎泰長老捋著長鬚說道。

“陣眼多個?”奎剛突然心中1驚,說道,“糟了,如果是多個陣眼,那麼就不止沼澤地裡的1個陣眼,很可能還有另外的陣眼。如果這真是個傳送法陣,那麼就說的通了,地心獸就是通過這個法陣,才從遙遠的西方傳送到我們的城鎮附近。可能近萬年來,它們都是利用這個傳送法陣,把地心獸分批地傳送到我們這裡,對我族進行騷擾。”

黎泰長老聽完奎剛所說,也是尤為震驚,冷吸1口氣,說:“地心獸看來早已有企圖消滅我族的野心。將軍可要早些做好防範,以免地心獸再次襲擊。”

奎剛立刻叫來小野,說道:“小野,你立刻回北防軍營,告知木坤老將軍立即派兵增援南防,協助元朔鎮守南防,確保南防黑穀不被地心獸掠奪。”

“是。”小野領命。

小野即刻要退出,奎剛又叫住,說:“等等,還有把符文是傳送法陣的事告訴木坤老將軍,讓他派小分隊搜尋南防地帶,務必找出與北防沼澤地類似的陣眼,快去。”

“領命!”小野單手抱胸,即刻退出,疾速趕往北防。

奎剛調度完,迴轉身向黎泰長老行禮,說道:“師叔,這法陣什麼來曆?”

黎泰長老說道:“這法陣很古老,它是由5行,金、木、水、火、土,5行元素所造的陣法。此陣剛柔並濟,法相威力無邊,以5大元素作為基礎,陣眼1旦佈下,便可形成1個獨立的法陣。法陣啟動,陣眼被5行元素保護,極難破其陣眼,毀其陣法。”

“此陣可有破解之法?”奎剛心切地問道。

黎泰長老捋著長鬚想了想說:“此陣如果有5位天級法師,各自破解5行,倒也不難破解,隻是我們巨人族到哪裡去找這樣5位法師?”

“難道這陣法就真的不能破解了嗎?”奎剛激動地站立起來,攥緊了拳頭。

“有。”

“什麼辦法?師叔請告知師侄。”奎剛雙手抱胸低頭,給黎泰長老行最大禮儀。

黎泰長老扶起奎剛,為難地說:“這很難!這高階陣法必須由玄級修煉者,以血祭之法,方可破陣。”



“玄級?”奎剛木然,“我巨人族萬年來卻是冇有1個突破天級,達到玄級的修煉者,即使是我,也隻是領悟了我族特性——巨靈元氣,達到天級2品後期的巔峰。”

“哦!將軍已經領悟了種族特性——巨靈元氣?”黎泰長老欣喜若狂。

“是的,前不久,我已領悟巨靈元氣。”奎剛倒是平靜地說道。

黎泰長老倒是樂嗬嗬,說道:“將軍能夠領悟種族特性——巨靈元氣,可謂是我族第1人。近萬年,我族就冇人領悟種族特性,將軍居然能領悟,正是說明將軍的悟性超凡,可能是我族最有望突破天級的修煉者。”

“但是想要突破天級3品是何等困難,也許十年、2十年,像老師那樣修煉百年都不能突破天級,我族可等不起。”奎剛失望地說道。

奎剛的1席話,倒是提醒了黎泰長老,他又是樂嗬嗬地說道:“將軍不必發愁,也許我有1法能讓將軍在短期內突破天級3品,爆發的威力也能接近玄級,這樣以血祭之法,或許可以破解陰陽顛倒5行陣。”

“什麼辦法?”

“師兄,你的老師樸堯,有我師傅傳給他的‘破風3式’,你若修煉‘破風3式’,再加上巨靈元氣的加持,也許就能突破到天級3品。”黎泰長老說道。

“‘破風3式’?”奎剛回想著,但是他好像對這個功法聽都冇聽說過,更冇有聽老師提起過,“老師為何從未向我提起過?”

“‘破風3式’,是我族最高深的功法,這功法1直從祖上流傳下來,不過卻是因為修煉這套功法需要領悟種族特性才能修煉,所以近萬年來,我族1個都冇練成,所以隻保留功法,並未示告,您不知道也是情理之中。”黎泰長老解釋說道。

“哦!是這樣啊!”奎剛這才明白,準備拜彆黎泰長老,去找老師問問,“師叔,那今日就打擾了,我去問下老師。”

奎剛說完便要退去,黎泰長老卻叫住他,說:“慢,將軍。”

奎剛轉回來,行禮說道:“師叔還有何吩咐?”

黎泰長老把《5行列陣》交到奎剛手裡,說道:“將軍,這本《5行列陣》您就1並帶走吧!現在也許您還用不到,或許以後它會帶給您意想不到的驚喜。”

奎剛接過《5行列陣》,敬畏地點頭行禮道:“多謝師叔!師侄定會妥善保管這本《5行列陣》。”

……

樸堯老首領舊房內。

奎剛把在書院查到的都告訴了樸堯老首領,並拿出那本《5行列陣》給他看。

“陰陽顛倒5行陣?”樸堯老首領盤坐蒲團,看著這本《5行列陣》和印拓的符文,有些震驚。他看向奎剛,又問,“地心獸就是靠這個法陣傳送到我族城鎮附近的?”

“正是。”奎剛點點頭,“南防那邊,我已經派木坤老將軍和元朔勇士聯合鎮守,並讓他們儘快找到與北防沼澤地裡類似的法陣。隻是想要破解這法陣有些困難。”

讀者身

“剛兒,你雖然已經領悟了巨靈元氣,但是要想修煉這‘破風3式’,還差1段距離。這‘破風3式’是我族先祖創立的最為上乘的功法,修煉者不僅要領悟巨靈元氣,還有1把稱手的兵器。你這把金鋼雷鳴鉞,雖然是把不錯的武器,但是它恐怕駕馭不了這‘破風3式’。因為‘破風3式’體現的是速度,必須有斬斷風的速度,你明白嗎?”

奎剛也知道自己的實力還尚未成形,不過他必須破了那個陣法,不然地心獸便可以長驅直入,對巨人族的威脅很大。

可是想要修煉這“破風3式”又是如此苛刻,正如老師所說,他的能力還不足以駕馭這高深的功法。

“老師,您說我該怎麼辦?”奎剛無奈,“這傳送法陣1天不破除,地心獸就會無休止地突襲我族,等到他們大軍壓進,我族便是岌岌可危。”

“徒兒莫急,聽為師講完。”樸堯老首領十分疼惜這個徒弟,看著他著急,他連忙安撫道,“我族先祖鑄兀,你可曾記得?”

奎剛端正了坐姿,仰慕地說道:“剛兒當然知道,先祖鑄兀1直是我仰慕的先人,也是我族的救世主,是他的真元化作了聖光火石,才照亮了我族生活的區域,也是他1次次拯救了我族。隻可惜他已經……”

“嗯,鑄兀先祖把自己的真元化作了聖光火石,永遠照亮了我族每個人的心。不過他的真魂卻1直活著,不曾泯滅過。”樸堯老首領說到鑄兀,也是1番仰慕之情。

“老師,鑄兀先祖的真魂,真的還在人世間嗎?”奎剛疑惑地問道。

樸堯老首領點點頭,說:“他的真魂雖然不能存留在他的軀體裡,但是他把真魂注入了他的神兵,開山斧裡麵,成為了靈。”

“開山斧?”奎剛好像聽說過,卻感覺很陌生,“這開山斧在哪裡?”

“開山斧就藏在我族城鎮東麵的無忘之地。”

“無忘之地?”奎剛又是不知,“無忘之地,我從未聽說。”

“這無忘之地是我族的禁地,隻有我族的首領,才能知道,1代1代地傳下去。”樸堯老首領意境深遠地說道。

“老師,那您為何要告訴我?這不是破壞了祖先的規矩嗎?”奎剛自知自己冇有資格知道這1切。

“無妨。巨人族已經到了窮途末路,再守著這些老規矩,也許巨人族真的會滅族。”樸堯老首領突然1改往日的執著,把這件事告訴了奎剛,“這陰陽顛倒5行陣,想要破解隻能靠你了,而且隻有你纔有資格擁有這開山斧。去吧!去無忘之地拿回屬於你的神兵吧!”

“是,老師。”奎剛誠懇地接受,“老師,這無忘之地到底是怎麼樣的?您能否告訴我?”

“這無忘之地異常凶險,我繼任首領時,曾經也獨闖過無忘之地,但是冇有成功。所以這修為也1直未能突破,更未能領悟巨靈元氣。”樸堯老首領輕輕拍著奎剛的臂膀,“剛兒,為師當初1見到你,我就知道你將來必成大器,或許會改寫我們巨人族的曆史,所以我便收你為徒,用2十年的時間來教化你,隻希望你能夠帶領我族再次走向輝煌。”

樸堯老首領對奎剛說出了他1生的期望。

奎剛聽了深有愧疚,他當初被麵具人的噬骨3魂術所控製,到最後產生了輕生的念頭,想想就有愧老師多年的栽培。幸虧當時林子陽用寶貴的琉璃草救了他,纔有了今天的奎剛。他真心感謝林子陽,也感謝他為巨人族做出的貢獻。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