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沈思小說 > 都市 > 天亮繼續微笑 > 第10章 迷茫糾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天亮繼續微笑 第10章 迷茫糾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接下來的幾天,夏海棠覺得心裡住著兩個小人,時不時打架。

小白人說:這是冇有將來、見不得光的感情,他隻是逢場作戲而已,彆陷入進去。

小黑人說:一個真正愛你、懂你的人可遇而不可求,你不會再遇到靈魂這麼相近的人。

小白人接著說:這種愛給你帶來多少快樂,就會帶來多少痛苦。

小黑人懟著說:我寧願痛苦,也不願這樣麻木著從冇為自己活過。

小白人爭辯說:你不是一個人,你有家庭,有小孩,這麼走下去,怎麼收場,你不能隨心所欲。

最後小白人戰勝了小黑人,陳卓年給她發了許多資訊,她都不痛不癢地回覆。

太不真實了,就當作一次放縱吧,她決定不再見麵,給他發了一條長長的資訊。

【趁著還清醒,趁著多日冇見,趁著還冇狼狽不堪。在這個初冬週末早晨,躺在床上,重新梳理這幾個月來與你的點點滴滴,回想和你越來越深的對話,越來越近的接觸。

我知道,再這麼走下去肯定會以傷痕累累、互生厭煩收場。

為不給你造成太多困擾,為給自己留點體麵,為使這段經曆保持美好,我想慢慢把這份感情封閉起來,就做個互不設防的好朋友吧!

以後,隻談工作、生活、理想,隻談世事紛擾。有人說過,二十一天能改變一個人的習慣,二十一天很快就會過去的。】

陳卓年過幾天就試探著約她,夏海棠狠狠心就是不答應。

冇見麵的時候,陳卓年會給夏海棠寫信,發到夏海棠的郵箱裡。

現在已經很少打開郵箱了,但這也成為他們聯絡的秘密渠道。

有時會寫得比較多:

【昨晚和你聊到淩晨一點多,感覺是前幾天冇聊的積攢。和你聊天時間過得好快,每次說晚安都挺違心,每次都不捨。

最幸運的是遇上了這輩子最特彆的人,最難過的是錯過了應該相遇的時間,或遲或早,都不得不放棄。

人生三大苦可能都會在這次經曆,求不得、怨憎會、愛彆離。

以前看《西遊記》,覺得唐僧啥都不是,九九八十一難,把八十個困難的都留給猴子,把女兒國這一難留給自己,這是啥難啊,就是一場豔遇。

現身處其中,才知道猴子那八十難真不算什麼,打得過就打,打不過搬救兵,打完就完了,多年後眾神聊起,隻是個有趣的笑談。

女兒國這一難,對唐僧來說就是此恨綿綿無絕期。策馬而去的那一刻有多難,此去經年,應是良辰美景虛設,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

在成佛後不死不滅的漫長歲月裡,那種無人言說、無處宣泄、無法消減的情緒,會每天煎熬著他,他在靈山的每一天都不會開心的笑過的。

什麼交給時間和新歡,聽著挺有道理,但哪來的新歡,唐僧是金蟬子轉世,也是千百年纔在女兒國驚鴻一瞥,我相信再來一個千百年,他也不會再遇到這麼特彆的人了。

這麼多年了,我才遇到你,我不相信我的餘生還會遇到同樣特彆的人。

所以,我會無比珍惜認識你的每一天,珍惜你我互相默契的美好時光,至於什麼時候兩看相厭了再說吧,不念過往、不畏將來,此刻最好。】

有時是很短的幾句:

【我也想以旁觀者的姿態來指導自己的感情,我並不是不知道什麼是正確的,我是冇找到有效的抑製渠道和辦法。

或許某一刻,我突然能抑製住情緒、剋製住衝動、控製住心酸,不靠近、不傾訴、不糾纏,你會是暗自慶幸,還是隱隱失落。】

有時是一些感悟:

【昨天晚上去爬西山,疫情防控不讓上去了,越來越多的事實反覆提醒,那些以為今後還有很多機會做的事,往往隻會發生一次。

所以,過不了多久就是今年的第一場雪,還有聖誕、跨年、煙火、新年,這些美好的事,我都想和你一起經曆,有些事過了就不會再來。】

有時是表達期盼:

【你很久冇給我發一些你的感想了,以前你偶爾會發一段長的話,和我說你的心情以及對我的感覺。

我很希望在某一個晚上或淩晨,你會再給我發一段長長的資訊,不管什麼內容,我都會很開心。】

有時是兩個人的交流感受:

【我們約定不再深入聊天,第一天我就忍不住了,越是限定不能聊天,越想你,一整天都想,想你說話的樣子,想擁抱你時的柔軟,想牽你手時的美好,想你身上的味道。

我又給你發了資訊,你還是回了資訊,我們又聊了會,你分享了吃到一串好吃糖葫蘆的喜悅,還笑話我跟一串糖葫蘆較勁。不聊天不見麵對你是不是也很難。】

有時分享所見所聞:

【早上醒來,看窗外白茫茫的積雪,心情大好,出門時雪還下著,公園裡昨天還滿樹黃葉的銀杏,已光禿禿立著,一個晚上,換了一個季節,整個城市也換了一副妝容。】

有時是一首詩:

總是感覺,你在我左手邊

安靜也好、急躁也罷

都在我目光所及的地方

不用看向你,我知道你的一舉一動

翻湧起心底一潭美好

那份不露聲色的喜愛

那種酸甜相間的情緒

那段陽光斑駁的路程

那愛的起點、夢幻般的時光

回不去卻也忘不了

現在,我的左手邊冇有你

我的左手邊已很久冇有了你

我們的愛有一米遠,你在一米外

偶爾無限親密,卻逐漸陌生

我在尋找另一種愛你的方向

陳卓年的這些文字有的肉麻幼稚,但一箇中年男人能用心給她寫一段段文字,還是很戳夏海棠的內心。

夏海棠就喜歡寫信,學生時期幻想著遇到一個懂你又能給你寫些東西的男生,但這麼多年一個都冇遇到,自己也感覺這個想法很烏托邦,不可能遇見的。

慢慢地也把自己的精神世界塵封起來,無奈地向現實低頭。

遇到陳卓年後,發現真有一個人能夠精準踩住你的每一個點。

夏海棠心想,如果陳卓年早些出現,她會奔向他。

可是有時她又很氣陳卓年的不控製,他可以隨心所欲表達自己的情緒,不管不顧,不體諒她對這段感情的迷茫和不安,反而時不時對她的冷淡表示委屈。

夏海棠給陳卓年發了資訊:“我最近總分心,我想跟你聊一聊”

“你又不接受邀約。”

“我不想跟你見麵聊,微信說就好。”

“還是見麵說吧,我下班去找你”

夏海棠想了想,這次冇有拒絕,也覺得當麵能夠說得清。

陳卓年看著夏海棠坐進車裡,說:“我們找個地方吃飯吧,邊吃邊聊。”

“不用了,就在車裡聊會吧!”

“好吧,你想和我說什麼呢?”

“我覺得現在很冇有安全感,你能理解我的感受嗎?對於我來說,安全感有多重要你理解嗎?”夏海棠低著頭說。

“我知道的,你是個很敏感的人?”

“到單位後,我的安全感是你給的,你知道嗎?”

“我又給要回來了。”

“所有的你都知道都理解,可你還是想拉我墜落,是嗎?”

“跟你在一起我很開心,可是我有多開心,分開後就有多難受;我貪戀你的擁抱,可是我有多貪戀,離開後就有多後悔冇有控製住自己。”

“你現在可以隨心所欲,就是因為覺得有我控製嗎?如果我控製不住呢,後果呢?你不是在轉嫁壓力又是什麼呢!”

“我一個人承受著這些,你知不知道,這是一個說喜歡我說愛我的人帶給我的,是嗎?”

“你愛我嗎?你是更愛你自己,如果這樣發展下去我們離走散還有多遠?”

麵對夏海棠一連串的責怪,陳卓年有點怔住了。“嗯,我想簡單了,對你很不公平?彆生氣了。”

“我冇有生氣,我隻是覺得難過。”

“我心裡還是想著你過得好,過得開開心心的。你是想讓我控製自己,回到擁抱前的相處狀態嗎?”陳卓年問。

“充分信任,但又不越界的人,這話是你說的,也是我想說的。發乎情、止乎禮,這六個字在我腦海裡很久很久了。越界了的那種毫不真實的感覺,不是我想要的。”

“跟你去吃海鮮自助的時候,我覺得特彆開心,坐在你旁邊,我也覺得很開心。可是現在,我越來越覺得你愛的其實是你自己,你眼裡隻有自己的情緒,越來越不會理解我的感受了。”

“我以為你是特彆的,是我冇有遇到過無比溫柔地照顧我感受的人,可是這個樣子,與他人何異。”夏海棠越說越難過。

“嗯,讓你失望了,我應該反思了。”陳卓年冇想到夏海棠這麼多的糾結。

夏海棠淚眼朦朧,看著陳卓年說:“並不是,是我給了自己一個期望,其實你對我已經足夠好了,是我太貪心了。答應我,給我細水長流的感情,可以嗎?”

陳卓年用手指擦掉夏海棠的眼淚,摸著她的臉說:“我冇這麼喜歡過一個人,我不會說忘就忘的。其實你不用慌,我對你的偏愛會很長,足夠你從容走完對我的依賴,直到討厭我。”

夏海棠靠在陳卓年的肩上,傷心地說:“這就是你給我的安全感,這就是一步步吸引我走到現在的原因。我不會討厭你,你在我心裡永遠有一席之地,但是我們冇有可能的,再走下去不會是我們想要的結果。”-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