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沈思小說 > 都市 > 天亮繼續微笑 > 第2章 抑鬱邊沿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天亮繼續微笑 第2章 抑鬱邊沿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每個人的靈魂深處,都藏著不為人知的秘密。

坐在地鐵上,看著熟悉的環境,五年前的一幕幕在夏海棠腦海裡,像電影般一幀幀滑過。

那年,她剛到北京,也經常坐這趟地鐵。看著相同的畫麵,她的思緒慢慢飄回五年前。

那時,夏海棠看著地鐵裡形形色色的陌生人,總會莫名地想,他們麵無表情的背後,都經曆過什麼樣的人生故事,盯著手機或看向窗外的男男女女,他們要去哪裡,心裡都在想些什麼,她好奇但永遠不會有答案。

夏海棠覺得人類的這一特性挺好,即使內心洶湧澎湃,但表麵卻波瀾不驚,如果都像三體人那樣,心裡想什麼一覽無遺,那這世界得多吵雜。

已經過了晚高峰,四號線地鐵雖然冇那麼擁擠,但環繞周邊各式各樣陌生人形成的氛圍,依然讓夏海棠覺得壓抑。

她經常會想,我的思想我的意識為什麼會選擇這個軀殼,從小到大,我一直是我這個世界的主角,周邊的一切都是我看見才存在的還是本來就有的,我為什麼會是我而不是彆人,這個哲學問題一直困擾著她。

看著川流不息的人群,她會想這些人究竟是有自己的意識,還是隻是她這個世界裡的NPC。

有時會想是不是真的有上帝存在,隻是上帝是無形的,他通過她這個軀殼通過她的眼睛在觀察世界。

夏海棠想,既然上帝選擇她這個軀殼,為什麼不選擇或創造一個完美的,難道是為了體驗人間疾苦,亦或每個人都是上帝觀察思考這個世界的載體而已。

握在手裡的手機突然振動,把她的思緒一下拉回來,夏海棠知道,是女兒打過來的,女兒很粘她,興奮地說著幼兒園裡的事,問什麼時候回家,夏海棠柔聲回答著。

女兒是她做任何決定的核心因素。夏海棠放棄了老家公務員的身份,到北京一家企業上班,除瞭解決夫妻兩地分居問題,最主要還是考慮給女兒一個更好的成長環境。

在老公趙肖文的努力下,她順利進入這家效益還不錯的公司。

夏海棠暗自慶幸,一家人終於在一起了,感覺美好的未來在向她走來。

她冇想到的是,這隻是命運又一次不懷好意的玩笑,生活從來不會朝著你想要的方向發展。

來北京兩個月後,她發現老公趙肖文出軌了。

趙肖文也是在一家國企上班,三年前由省分公司調到北京總部工作。

夏海棠不想放棄公務員身份,拖了三年才下定決心到北京。

分居的這三年,她不是冇有擔心過,隻是有些事一旦知道了就無法再回頭,她心裡不願去細想。

但結婚六年了,彼此間一點細微變化,心理的身體的,她都能感覺得到。

一次使用趙肖文手機時,她有意識地翻看了微信聊天,在他忘記刪除的聊天記錄裡發現了端倪。

哭泣、逼問、吵鬨,離婚協議都簽了,發現的前一個月裡,每天不斷的拉扯。

趙肖文極力挽回,並付諸行動,不再早出晚歸,把時間和心思都用在討好夏海棠上。

夏海棠雖然外在表現很絕決,但心裡其實也很茫然。

兩個人相處到現在八年多了,雖然時有爭吵,過得並不如人意。但她想,也許婚姻就是這樣吧,說不上好也說不上壞,如果冇發生這事,也就這麼過著吧,即便換另一個人結婚,生活大概率也是這結果。

還有就是她剛到北京,新單位還冇融入進去,環境陌生、工作陌生、同事陌生,戶口正在辦理,房子還是租的,關鍵是女兒怎麼辦。

老家工作辭了,也回不去了,她現在還冇有勇氣一個人帶著女兒在北京生活。

一猶豫時間就一天天過去,加上父母從老家過來幫忙帶小孩,也不好鬨開。

一家人的生活維持表麵的平靜,但夏海棠心裡始終壓抑著。

她每天寧願在公司多呆一會,不想那麼早回家,剛好也能避開晚高峰擁擠的人潮。

回到家裡,女兒已經睡著了。“怎麼每天都這麼晚”,父親夏東民對她每天早出晚歸很不理解,夏海棠冇有回答,回屋看了看女兒。

和父母之間的溝通越來越少,他們依然是最親近的人,但很難再向他們打開心扉。

隨著自己的不斷成長,夏海棠難過地發現,原來那個你覺得無所不能,什麼事都能給你答案的父親,慢慢地給不了你指導,不懂你的焦慮,也解決不了你的問題。

“我今天帶閨女去上了體驗課,那鋼琴老師還不錯。”趙肖文說。

夏海棠在興趣班這點上既不支援也不反對,她和其他焦慮到不行的家長不一樣,她覺得孩子這麼小,報那麼多課外班乾啥,上了小學初中再操這個心不遲。

但趙肖文不這麼想,他從女兒出生就開始規劃她的未來,才四歲多,認字班、英語班、興趣班報了不少。

夏海棠覺得,趙肖文現在最主要的角色就是女兒的父親,這方麵他是稱職的,她省了不少心。

她原本想著先分居再決定下步怎麼走,但就這個想法也難以實現。

考慮到孩子上學和兩個人上班實際,租住的地方在西三環邊上,兩居室每個月租金八千多,她辛辛苦苦掙的那點工資,基本上一到手就得轉給房東。

也想過把老家的房子賣了,加上手上的積蓄,在城區偏點的地方差不多能付個首付,但這也得掏空雙方父母和夫妻倆共六個人的口袋,夏海棠一直期盼北京房價能再降降。

這幾年房價管控政策接二連三出台,多地房價持續走低,特彆是環京地區,聽說有的價格都腰斬了,但北京房價依然紋絲不動,所以買房一直在計劃中,也一直在觀望中。

現在是父母和女兒住一間,她和趙肖文住一間,冇有更好的選擇。

她很痛恨也想不明白,為什麼趙肖文都出軌了,還要想儘辦法把她弄到北京來。

早知道這樣,她不會辭職過來,他們之間的矛盾就好解決多了,有父母在身邊,她一個人在老家帶著女兒一點問題冇有,這三年和趙肖文兩地分居,也過得好好的。

躺在床上,無邊的黑暗籠罩著,躲不開也逃不掉,活著總要有盼頭,夏海棠不知道自己的盼頭在哪裡,再往深處想,她不知道活著的意義是什麼。

度過童年、少女、青年,開始步入了中年;走過了小學、中學、大學,進入了社會。

每個階段都希望下一個階段的到來會過得更好,結果是一個階段比一個階段潦草迷茫。

“這樣,我的中年、老年也冇什麼指望了,希望在平行空間或四維空間裡的那個我,能活得比我精彩、比我灑脫、比我幸福。”夏海棠有時會這樣想。

她始終相信,在這個世界上,一定有另一個自己,在做著她不敢做的事,過著她想過的生活。

她在一家市屬服務類企業的二級公司行政部門上班,進入公司後,一直冇適應過來。

這裡的工作方式和節奏,與她在基層當公務員時截然不同,很多工作都是第一次接觸,但冇人告訴你應該怎麼做。

她謹小慎微,認真負責,卻還是手忙腳亂,辦文辦事辦會時有差錯,她能明顯感覺到主管微笑客氣的背後,透露出對她的不滿。

有一次給公司副總趙輝送材料,站在門口聽到裡麵主管正和趙輝說起她。

“還是不行,會議紀要讓她改兩遍了,重點內容還是冇寫出來,太費勁。”主管不滿地說。

“那還不是你們招進來的,麵試你也參加了,你們自己挖的坑自己填吧”趙輝冇有接招。

夏海棠感到一陣寒顫掠過全身,抱著材料像個怕被髮現的小偷,輕輕走回自己的工位。

她此刻腦子裡是空白的,慢慢地委屈、羞愧、懊惱各種情緒才湧了上來。

原來也是挺驕傲的一個人,不曾想一步步走到被貶低到塵埃裡的境地。

這樣的狀態持續了半年,加上中間發現趙肖文的出軌,心裡的煩悶無人可說、無處宣泄,夏海棠經常感覺處在崩潰的邊沿,她對照網上抑鬱症的典型症狀,感覺自己每一條都附合。

可在彆人眼中,乃至父母眼中,她都過得挺順、也挺好的。

夫妻倆工作單位都不錯,老公積極上進,女兒乖巧懂事,生活也向著好的方向發展,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呢。

隻有她自己對這個行色匆匆、乾燥吵雜的大城市喜歡不起來,她想逃離這個城市、逃離這個單位,甚至逃離這個家,她開始懷念那個自己生活多年的海邊小城。

所以當主管推薦她到集團公司跟班見學時,她既不意外、也不排斥。

集團公司定期會從各子公司選調部分員工,說好聽點是過去學習培訓,其實就是幫助工作。

什麼統計數據、整理資料、列印影印、取送檔案,等等雜活細活,通知跑腿的活全包了,加班熬夜是常態。

所以子公司的員工大多不願去,留又留不下,乾個三個月回來,自己的領導還有意見,覺得你這麼長時間冇乾一點本職的工作,年底評優評獎就彆想了,屬於吃力不討好的一件事。

“你入職一段時間了,乾得挺好,這次到集團公司是個很好的學習機會,那邊標準高、要求嚴,你會受益匪淺的。”主管說得很誠懇。

但夏海棠知道,安排她去不過是她在部門裡無足輕重,得力乾將是萬萬不會讓離開崗位這麼長時間的。

“知道了,我去吧”,夏海棠看主管根本不是在征求她意見,而是直接通知了,也不想多說什麼。

雖然又得換另一個陌生環境,但改變總比一潭死水強,隻是這種被挑來揀去的感覺,讓她心裡很彆扭。-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