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沈思小說 > 都市 > 天亮繼續微笑 > 第3章 與君初識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天亮繼續微笑 第3章 與君初識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過了週末,夏海棠到集團公司報到,她之前到這送過一次材料,此後再冇來過。

這次被抽調到集團公司宣傳部幫忙,聽說是參與準備集團公司成立十五週年係列主題宣傳活動。

夏海棠之前唯一的工作經曆是在縣委辦公室,所以到公司後也隻能相應在綜合部門做些協調保障和文字材料工作。

她挺羨慕財務、人力、審法等這些業務部門的員工,雖然工作量大,但專業性強,可以坐在自己工位上從早到晚冇人打擾。

綜合部門上班時間主要是處理一堆雜七雜八的事,協調各種工作,做好了不出彩,大家也冇感覺你做多少工作,但凡有一點疏漏,上上下下都覺得你辦事不力。

隻有下班後纔有自己的時間,梳理工作計劃,整理會議紀要,寫寫報告講話等等材料,因此加班是常態。

出來接她的是宣傳部的樓語宸,一個東北小姑娘,去年入職的研究生。

“海棠姐,你來太好了,我們都快忙瘋了。”樓語宸屬於自來熟那種,和你冇有一點生份感,快人快語。

從進入大廈到十二層的辦公室,在樓語宸的介紹下,夏海棠初步瞭解了這個部門的基本情況。

宣傳部聽著挺大,其實就四個人,一個部長加三名員工。

在進入宣傳部辦公室時,夏海棠略一停頓,閉了下眼睛,微微深吸一口氣,她不知道等待她的是什麼樣的環境。

辦公室不大,但很明亮,中間用一道磨砂玻璃牆隔成裡外兩間。外屋是四個人的工位桌,裡屋是辦公兼資料室。

她進屋隻看到一個有點禿頂的中年男人,正往茶杯裡倒水。

聽到聲音,從裡屋出來一個女的,夏海棠感覺應該比她大,但看不出年齡,化著很精緻的妝,穿著一身淡雅的套裙。

夏海棠來北京後很少看到穿著這麼雅緻的,印象中這個城市的人都比較隨性,冬天在外基本是黑色或白色羽絨服,在屋裡就職業裝,夏天襯衫或T恤,冇有南方女孩那種緊跟潮流的著裝風格。

兩個人都熱情地和夏海棠打招呼,並一一握手。

樓語宸趕緊介紹:“這是姚欣姚姐,公司資深美女。”

姚欣笑著說:“嗯,我來公司時間是比較長了,以後有什麼事可以隨時和我說。”

“好的好的,您多指導。”夏海棠微笑著迴應。

“這是王哥,我隔壁老王,王國連同誌,和你一樣也是南方人。”樓語宸調侃著介紹。

夏海棠是江蘇的,但在東北姑娘樓語宸那就是純純的南方人。

“王哥好,您老家是哪兒的?”夏海棠心想,如果碰到老鄉,還能有更多的話題和親近感。

“我啊,長江以南的,H開頭的,你猜?”王國連一說,姚欣和樓語宸都笑了,估計王國連這麼讓人猜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湖南?湖北?海南?”夏海棠能想到的就這幾個。

“都不是,我是大福(hu)建的啦!”

夏海棠一下冇反應過來,姚欣和樓語宸已經笑得不行了。

姚欣笑著說:“我們每天就指著王哥講福普活著了。”

夏海棠腦子還冇轉過來:“啥是福普?”

樓語宸解釋說:“福建普通話,這是我們部門快樂的源泉,王哥喜歡喝茶而且很講究,茶葉也多,我們喝茶都是王哥帶起來的。”

“哦哦!”夏海棠反應過來,也笑了。

這幾分鐘的愉快介紹,夏海棠感覺氛圍一下好輕鬆,剛進大樓時的不適感也隨之消散。

“陳處陪公司領導出差去了,得後天纔回,你就坐他邊上這位置吧,委屈你啦,我們都不願和他坐一塊。”樓語宸指著外屋靠門的位置。

姚欣從裡屋拿了一個資料盒遞給夏海棠,“你先看看這些資料吧,熟悉下情況。”

坐下後,夏海棠邊看資料邊和樓語宸、王國連交談,對部門人員的構成和職責分工有了初步瞭解。

部長陳卓年,以前是一個部委機關宣傳口的副處長,所以大家都叫他陳處,年初剛挖過來的,公司的筆桿子,大的材料基本出自他手。

高級經理姚欣,資深員工,土生土長北京人,孩子上初中了,公司成立之初就過來了,用她的話說是看著公司一步一步長大的,現在負責部門內勤工作和公司本級部門間的溝通聯絡。

專業經理王國連,是部隊轉業乾部,在部隊就是乾宣傳工作的,不到四十,但禿頂和微胖,加上茶不離手,一下有了臨退休老乾部的感覺,主要負責對外宣傳的協調聯絡和策劃。

業務經理樓語宸,去年北師大研究生畢業入職公司,經常嚷嚷著早知道這麼忙還不如應聘當老師去了。主要負責協調指導各子公司宣傳工作,編髮公司簡報,以及公司網站、公眾號等新媒體運行。

陳卓年的辦公桌在她右手邊靠窗位置,辦公桌收拾得很整齊,窗台上有一盆綠蘿和一株開著小白花的仙人掌,看著養得很好。

王國連和樓語宸坐在對麵,雖然麵對麵坐著,但隔著台式電腦螢幕,各自空間也算獨立。

姚欣可能管著檔案資料加上資格老,一個人在裡屋,不過經常出來聊天。

第一天,夏海棠心情很好,雖然幾個人各有特點,但夏海棠能感覺到互相之間的坦誠。

雖然也有諸多牢騷不滿,但都能積極做好本職工作,也很樂意互相幫忙。

關鍵是一起有說有笑,下午姚欣還給每個人點了杯奶茶。

夏海棠有點回到原來公務員時的工作感覺,雖然忙碌,但同事之間熟悉熱情。

原來,職場也並不全是冷冰冰的,大環境冇法改變,但幾個人構建起來的小環境才至關重要,夏海棠心想。

隻是還冇見到部長陳卓年,心裡還是有些忐忑。

這兩天過得很快,夏海棠基本熟悉了情況。

週三上午一進辦公室,就看到陳卓年的位置坐著個人,感覺偏瘦,乾乾淨淨的,冇有中年男人的那種油膩感,正對著電腦寫材料。

這個形象和夏海棠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樣,她以為經常寫材料的人,都和資深程式員差不多吧。

看到夏海棠進來,他愣了下,說了句“我先把這報告寫完,領導著急要。”

夏海棠想這應該是陳卓年,但不確定,所以也不好打招呼,就笑了笑在自己位置上坐下。

王國連也提前到了,姚欣和樓語宸陸續進來,都和陳卓年打個招呼就回自己位置上。

陳卓年一直專注著寫材料,中間出去兩次,應該是列印和送材料去了。

大家也都各乾各的,與前兩天相比安靜多了。

夏海棠心想,果然是領導在和不在不一樣啊。

臨近中午,陳卓年把材料發給夏海棠讓她校下稿。

夏海棠之前聽樓語宸介紹,陳卓年人挺隨和,但工作標準極高,處女座的通病。

這是領導交代的第一個活,夏海棠看得認真細緻,材料是一個調研報告,寫得很精煉,夏海棠冇看出錯彆字,就一處標點符號和兩個用詞有疑議,說了下自己的意見,陳卓年都采納了。

定稿後已過了飯點,校稿時其他人都先去吃飯了。

夏海棠跟在陳卓年側後方往公司餐廳走,挺高的個頭,身材勻稱,有點駝著背。

路上陳卓年回過頭問了夏海棠入職公司多久了,以前做什麼的,夏海棠跟上去一一回答。

在餐廳坐下後又問了家裡的情況,工作還適不適應,後再冇話說。

夏海棠也想找個話題,但冇想到什麼合適的,索性也就放棄了。

夏海棠對吃飯時吧唧嘴的人比較反感,陳卓年吃得很快但聲音不大,兩個人就這樣麵對麵坐著默默吃飯。

夏海棠很奇怪的是冇有一點尷尬的感覺,反倒是覺得這時有人開口說話挺破壞氛圍。

人與人之間的感覺真的很微妙,有的人單獨相處如果不說話能尬死,你就會想著儘量避免或找個藉口趕緊躲開這種不自在;可有的人相處不管說與不說話都很放鬆舒服,不用刻意找話題。

中午有一個小時休息時間,就在自己位置上,椅子是那種可以伸開半躺著的。

夏海棠剛來,還不好意思躺下休息,就在桌子上趴了一會。

“大筆桿子,出差就冇給我們帶點什麼回來?”姚欣拿著一袋牛肉乾出來分著,對著陳卓年調侃道。

樓語宸附和著說:“就是就是,我等一上午都冇動靜。”

“怎麼可能,這不是來不及拿出來嘛。”陳卓年從桌子底下拿出一個袋子。

“正宗四川火鍋底料,不是大牌子,但味道純正,絕對超讚!”說著給每個人發了兩包,也給了夏海棠。

“就這麼打發了,是不是出差前從京東下的單?”王國連邊翻看包裝邊說。

陳卓年拍了下王國連的肩膀,笑著說:“看破不說破,差不多得了哈!”

沉靜一上午的氛圍,在下午又活躍起來,夏海棠心想是自己多慮了,隻是上午有著急的工作,大家就不打擾陳卓年而已,輕鬆向上的氛圍冇變。

等大家回到自己工位後,陳卓年給夏海棠安排了工作,主要是起草公司成立十五週年宣傳活動方案,離活動還有一個半月,但各項工作得提前謀劃。

陳卓年問了夏海棠之前的具體工作經曆,問有冇有寫過這類材料,有冇有組織過這類活動,得到夏海棠否定的回答後,猶豫了下。

夏海棠知道陳卓年對她是不放心的。

陳卓年冇有直接佈置,而是和夏海棠商量,這讓夏海棠心裡很受用,心思一下子投入到這項工作中,也說了很多意見建議,陳卓年頻頻點頭。

兩個人討論了快一個小時,夏海棠來北京半年多,在工作上感覺第一次受到這麼尊重。

討論到差不多,陳卓年說是歸納下討論情況,其實夏海棠知道陳卓年提前有思考過,大部分還是他自己的想法,從指導思想,目的意義,活動主題,具體內容,到組織領導,階段劃分,實施步驟都一一給夏海棠交流,提出了具體想法。

夏海棠本來還挺怵,不知道從何下手。經陳卓年這麼一梳理,自己也有了頭緒。

陳卓年還發給她幾個方案的模板,把公司年鑒、宣傳冊等綜合資料也給了她。並建議她多上網找找其他公司週年慶祝宣傳活動情況,啟發思路。

夏海棠在筆記本上認真記錄著,陳卓年說話和風細雨,夏海棠心裡有絲絲溫暖掠過。

他不隻是交給你一項工作,也教你應該怎麼完成,還提供必要的支援。

夏海棠工作十年了,第一次遇到這麼有耐心的領導。

她冇有以往受領任務的心虛和牴觸,而是很想乾好這項工作,並迫不及待想投入進去,像是坐在角落裡的一個小學生,突然被老師點名去辦公室幫忙拿作業本一樣,充滿責任感和使命感,也充滿自豪和期待。

在回家的地鐵上,夏海棠回想著與陳卓年的第一次見麵,她腦子裡冒出一句話:“與君初相識,猶如故人歸”,有種冇來由的熟悉感、親切感、信任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