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沈思小說 > 都市 > 天亮繼續微笑 > 第4章 遮風擋雨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天亮繼續微笑 第4章 遮風擋雨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夏海棠全身心投入到這項工作中,像是要證明什麼,又或是不想讓陳卓年失望。這段時間,她總是最後一個離開辦公室。

“差不多就回吧,彆太晚了”,這是加了陳卓年微信後,他給她發的第一條資訊。

“好滴,謝謝陳處。”夏海棠趕緊回覆。

工作雖然很忙,但夏海棠感到很放鬆,她知道陳卓年不會給自己挖坑,隻要乾好工作就行,不用考慮提防誰。

到集團公司上班後,夏海棠感覺從抑鬱的邊沿被拉了回來。

都說遇到一個對的愛人,可以減少一半的人間疾苦,原來一個好的工作氛圍也有同樣的作用。

隻是快樂永遠不是生活的主旋律,人生不會是平靜的湖泊,而是千迴百轉的溪流,你無法預知下一個拐點在哪?職場也一樣,你知道會遇到但不知道下一個坑在哪。

公司有八個部門,加上領導不到六十個人。宣傳部和每個部門都得打交道,工作往來比較多。

一個星期後,夏海棠和其他部門的人大部分認識了。

這天,夏海棠依然加班,方案陳卓年已經改了兩遍了,不斷有一些新的想法,可以感覺不是很滿意。

夏海棠呈稿的時候很是期待,但陳卓年的反應讓她有些失落,她知道自己要學習要努力的地方還很多。

晚上八點多的時候,市場部的李娜拿過來厚厚一疊合同。

“海棠姐,還加班呢,幫個忙唄!”

李娜說:“整個公司就你還在,今天我男朋友生日,現在樓下等我呢,這份合同線上已流轉完了,領導都同意,就差董事長簽個字。”

李娜接著懇求說:“我等了一整天了,董事長都不在,剛給他秘書打電話,說在外麵有應酬,但十點左右會回公司,一會你能不能幫我把合同給董事長簽下,比較著急,明天得給甲方。”

夏海棠有點為難,“董事長不會問什麼吧?我怕答不上來啊!”

李娜忙說:“不會不會,領導都看過同意了,就簽個字。”

夏海棠不好再說什麼,就說:“好吧,你放著吧,辦完我給你發資訊。”

“太感謝了,改天請你吃飯哈。”李娜高興的邊說邊往外走。

夏海棠接著忙自己手頭的事,可是一直等到晚上十點多,也冇見有人回公司,董事長和秘書房間門都緊閉著,整層樓無比安靜。

夏海棠有點等不下去了,心想這個點應該不會過來了,明早一上班再簽也一樣,反正晚上簽了也是放著。

拿起手機準備給李娜發個資訊,想了想發不發都一樣,這麼晚就不打擾了。

夏海棠就這性格,總怕給彆人添麻煩。

第二天一早,李娜過來找夏海棠拿合同,一問還沒簽,一下子就慌了,趕緊給秘書打電話,但提示關機。李娜拿起合同急急火火往外走。

陳卓年問怎麼回事,夏海棠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

陳卓年說:“我吃早餐時碰到辦公室劉主任,他說董事長上午去西安出差,這會應該在飛機上了。”

夏海棠一聽,知道捅婁子了,心裡也慌了。

市場部總監徐斌也過來問了下情況,不高興地說:“沒簽上你得及時說下啊,這不耽誤事嗎?”

夏海棠臉漲得通紅,也不好解釋,又愧疚又委屈。

陳卓年站起來說:“老徐,小夏剛過來,她哪知道輕重緩急,這麼重要的事你不親自盯著辦?現在也彆說這些了,先把這事解決好了再總結教訓吧!”

合同的事拖了兩天,甲方無法按時發貨,下端的項目部人員都進駐了,各項準備工作全部就緒,就在那乾等,損失不說,公司信譽也受了些影響。

夏海棠聽說公司領導在會上把市場部狠狠批了一頓,心裡很是愧疚和不安。

期間,陳卓年到徐斌辦公室進行瞭解釋並表達了歉意,算是把這事說開勻過去了。

晚上加班,陳卓年看出夏海棠的心虛,笑著說:“我看你這幾天心神不寧的,來,說說你的想法吧。”

夏海棠憋了幾天的話終於有了出口:“首先,這個事我負有很大的責任,但冇有人批評責怪我,這是我難受的一個點;第二,還冇做出什麼成績,卻先惹出事來,不知道領導同事會怎麼看我;第三,你對我那麼信任,我方案也做不好,事也冇辦好,淨給你添麻煩!”

“我覺得我不適合在這裡乾下去了。”夏海棠說這話的時候心裡很是難過。

陳卓年看著夏海棠說:“嗯,你有這些想法很正常,但要分開來看。你原來在政府機關應該也知道,對乾部的評價還有“三個區分開來”呢,其中一個我記得是要把缺乏經驗出現的失誤,同明知故犯的行為區分開來。”

“這個事是個失誤,也造成一定影響,但你顯然不是有意為之,要吸取教訓,可也冇必要過度自責!”

“以後可能還有類似的事,有幾個建議也給你說說吧,也算談個心。一個是要不就彆答應,但答應彆人的事就想辦法辦好,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嘛,這次李娜是最難受的;第二個是什麼事情都得想全想細想實,把工作辦得穩妥,才能逐步建立信任,讓大家覺得你靠譜,能放心把事交給你;第三是得多請示多彙報,拿不準的事可以跟我說,彆自己想當然,多一個人考慮會全麪點。”陳卓年說得很誠懇。

“這個事已經過去了,我也和徐總解釋過了,我們就把它翻篇吧,心裡彆揹著負擔,那樣會影響接下來的工作,好嗎?”

夏海棠輕聲說了句:“好”。陳卓年一番話像有魔法般撫平了她心裡的皺褶。

“陳處,我想吃份燒仙草,給你也點一份吧!”夏海棠笑著說。

“不用不用”陳卓年第一反應是推辭。

“客氣什麼啊,你還得幫我改方案,辛苦啦,吃點夜宵。”夏海棠不等陳卓年說話,直接下單了。

陳卓年讓夏海棠搬把椅子坐他邊上。“來,我們一起把這方案過一遍吧,你冇寫過這類材料,第一次寫成這樣已經挺好的了,我們一起改下!”

他邊改邊和夏海棠說為什麼這麼改,有時還延伸開來講,像師傅帶徒弟一樣,耐心細緻且毫無保留。

夏海棠在陳卓年認真修改方案的時候心裡挺慌亂,卻小心觀察著他的反應,像是個等待老師肯定的小學生。

她看著陳卓年的側臉,有點出神,覺得和他之間那種親近感越來越濃烈,坐在他身邊很踏實很安心。

方案改完剛好外賣也到了。夏海棠邊吃邊說:“我從小就喜歡吃燒仙草,這是老家夏天最美好的記憶,我媽會做,但我更喜歡吃外麵賣的。”

陳卓年迴應道:“嗯,挺好吃的。”

陳海棠問:“你喜歡吃什麼?”

“冇什麼特彆的,我喜歡吃海鮮,雖然我家不靠海。”

夏海棠開心的說:“我也超喜歡吃海鮮,我家就沿海城市。”

“北京雖然各個地方的菜都有,海鮮也有,但吃不出那感覺,在老家一到晚上,一溜的海鮮大排檔,那纔是人間煙火氣、最撫凡人心啊!”夏海棠仰著頭嚮往地說。

陳卓年迴應說:“彆說你來北京不到一年,我來十年了,還冇有幾家餐館讓我吃完很想二刷的,回老家就不一樣了,每次回去,高中同學約著在哪個店吃飯非常明確,哪個店有什麼特色一清二楚,縣城就那麼點大,能生存下來的老字號都很好吃,有的店在我上初中時就開著,幾十年了,連門麵都冇一點變化!”

夏海棠笑著說:“是啊,我現在上班從家到地鐵口,會經過一排沿街商鋪,煎餅、奶茶、炒板栗、烤串等等都有,平時生意看著挺好,但你不知道哪家店哪天就突然就關閉了,過幾天又開一家新的。”

“我剛來時還在一個鹵煮店辦了個會員,覺得挺好吃的,一段時間冇過去買,上週經過時想買點,發現店已經冇了,現在開的是網紅烤五花肉!”

陳卓年說:“嗯,好像看過統計,說中小企業平均存活時間不到三年,更彆說這些沿街小店了。”

兩個人由一碗燒仙草聊開了,夏海棠心裡想,明明是兩個平時都很安靜、不愛說話的人啊,怎麼能說個不停,而且有時還迫不及待地搶著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