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沈思小說 > 都市 > 天行健_君子以自強不息_地勢坤_君子以厚德載物 > 第10章 再入夢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天行健_君子以自強不息_地勢坤_君子以厚德載物 第10章 再入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梵音將張為引入仙境之中。

仙氣凝三嶺,和風扇八荒。

拂潮雲布色,穿浪日舒光。

張為不禁擺了擺手,“這又是個夢吧,最近老是做夢,但每次都記不住夢到了什麼。”

“公子,請隨我來!”一道悅耳的聲音傳來。

一位仙女乘雲而來。

皎皎鸞鳳姿,飄飄神仙氣。

“公子,我家老爺已經等候多時了。”

突然,“施主,施主,切莫信了那妖婆的詭道!”一光頭和尚麵帶笑容跑了過來。

“阿彌陀佛,施主,不要誤信了小人,請隨我去見佛祖。”

“彌勒佛!你是不是找死?”

那仙女乘雲拔劍而來,劍指眉心。

“阿彌陀佛!”彌勒佛扔出佛鐘,巨大的梵音,將仙女震開。

“青鸞,不要以為你當了道教神獸,我便會怕你,我可是未來佛!”彌勒話雖凶,但是依舊笑眯眯的。

“你這眼睛睜不開,嘴巴到處噴的傢夥,要不是今天老爺有要事,我定要打的你滿地找牙。”

“你這,粗人!施主,你可是我用梵音傳來的,要不是我,你可就,可就被那妖女玷汙了啊!這等因果,理應跟我麵佛。”彌勒笑嗬嗬的看著張為。

張為點了點頭。

“公子,莫要信了他的胡話,你體內可是蘊含陰陽二氣,且身懷陰陽合歡**,那妖女若真想玷汙你,體內靈氣便會消耗殆儘,你最少可以晉升到靈體一重。”青鸞解釋著。

彌勒趕忙說:“妖言!”

青鸞瞪了瞪他,“我記得,你佛下,可是有位歡喜佛,要不你去問問他!”

彌勒啞口無言,“你?哼!”

張為抓到了重點,趕忙問道:“青鸞姐姐,那個靈體一重是什麼?我師父怎麼冇有說過?”

“哈?啊,你師父企圖以道體之境遮掩天機,天道豈能那麼簡單,便抹去你師父很多記憶。”青鸞解釋道。

“還有,施主,那個靈體一重,其實就是這方世界,所規定的境界修為罷了。”彌勒趕忙搶道,“乾元大陸,以武為尊。便是體修至上,九九歸一,聖體下分九體。凡人習武,稱之凡體,分十重天。突破之後,便可吸納天地靈氣,稱之靈體,也分十重天。但下一境界,靈氣已滿,滿則有餘,稱之為虛體,分三重天。虛而化實,稱為實體,分三重天。天地為實,便可暢遊天地,要選本命法器,以此入器體。法器修之有靈,稱為命體。過雷劫後為仙體,修得功法滿重天,便是道體,而這道體之上,便是此方天地的最高境界,九九歸一為聖體,與這方天地共存!”

看著口乾舌燥的彌勒,青鸞接道:“啊對對對!公子,我們快快前去吧!我可以給你青鸞羽,可以抵擋精神類攻擊的哦!”

張為大為震撼,自己纔是小小的靈體,這天地夠大,等我馳騁!

彌勒看著癡癡的張為,以為張為心動了,立馬說道:“什麼青鸞羽,施主要是想要,我不妨給施主多拿幾根。”

看著麵目不善的彌勒,青鸞大怒。

“老孃的毛你也敢動歪心思?”

彌勒擺了擺手,“哎,我就動了,你待我何?施主看這,觀彌勒生經,此可是上等佛經,彆人求之不得啊!”

看著麵前兩位,張為隻得問:“去何地?做何事?”

“龍虎山,論道!”

“靈山,論佛!”

“我一幼童,年未滿十歲,哪來的本事和他們論道?”張為不禁捧腹大笑。

青鸞和彌勒看了看對方,好似在罵什麼。

彌勒笑了笑,“施主這什麼話,阿彌陀佛!”

張為突然醒了過來。

看著周圍陰暗血腥的地方,張為又閉上了眼,“我冇醒,我冇醒!”

......

“彌勒?你把他趕回去乾嘛?”青鸞問道。

“我忘了,這方世界的時間流動和我們這不一樣了,早了十年。”彌勒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你?你這,你可是把境界修為都告訴他了啊?”青鸞吃驚的問道。

“佛曰不可說,既然告訴了,那就是因果,就是命中註定!”說著,揚長而去。

青鸞看著他離開的背影,想看看他能裝到什麼地步。

彌勒佛內心慌亂不堪,“乾錯事了啊,這下真的要成未來佛了,這佛祖之位,看來傳不到我了,倒是便宜那如來佛,哼!阿彌陀佛!!!”

......

“師兄,我們這樣不好吧,要是被人發現了怎麼辦?”小洛微微起身。

佳輝邪魅一笑,“哼,先讓那狗官享受享受,我們得趕緊找好那狗官的財庫,分發百姓後,留一點夠我們退隱江湖就夠。”

“嗯,師兄說的對。”小洛跟在佳輝後麵。

二人試圖從狗洞鑽出這奴隸房。

小洛一抬頭,看著師兄慢慢的爬著,不禁令他衝動。

感受到師弟的壓力,佳輝無奈擺了擺手,就當是師弟想吧。

可是他突然感受到這力度的異常,連忙後頭,隻見他師弟紅了雙眼,不停的發泄。

“遭殃,師弟從前可是那狗官的殺手啊,定是留下什麼印跡了。”佳輝趕忙將師弟拉出了狗洞,進了奴隸房中。

看著麵前水晶的畫麵,那關主不禁冷笑,“黑鴉,你可是給我帶來了驚喜啊!這等**,我便不再需要血肉維持了!哈哈哈哈哈哈!”

吱呀,門縫裡透出一道光亮,一頭血腥的豺狼立了起來,狼頭人形,便是那蜀門關關主!

“父親,您還真是神機妙算啊!怎麼算到他們要找我啊?”

“哼,雅兒你記住,麵對敵人比自己強大時,他的親人便是他最大的軟肋。”

“父親,那可不可以,給人家留下黑鴉哥哥啊?”

“雅兒?你動情了,我們狼人一族,情便是我們最大的敵人啊!”關主有些不開心。

“父親,怎麼會呢?我隻是,隻是想嚐嚐新的類型。”

關主愣了愣,“哈哈哈哈,也是,我活了那麼長時間,他倆還是第一次見到,可以可以,畢竟黑鴉也出過好多力嘛,留他一命吧!”

“謝謝父親!我去找薑兒妹妹啦,”

看著雅兒跑了出去,關主不禁笑了笑。

看著這滿屋的血腥,關主感慨著

“死婆娘啊,看看你把老子害的,你非要去那妖展,非要去,被那狼人王看上了,我能有什麼辦法,你以死守節,害的老子孤寡到這,還好有個懂事的孩子,逃到了人類這,回不去混元大陸,以妖形又在乾元大陸這活不下去,我有什麼辦法啊,隻得天天以血肉維持,但是很快,我便不需要了,到時候帶著雅兒,這天縱之才,去找那妖師!我一定為你報仇!死婆娘啊。”

關主眼角淚汪汪,卻又吸了一大口鮮血!

......

地牢裡,張為不斷的感受著外界,禁閉著眼,又睜開,想了想,“我要是閉著,被殺了都不知道的,要是睜著,活生生的看著自己被殺,這如何是好啊!”

突然,下樓梯的聲音傳來。

張為心中忐忑不安,還是閉上了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