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沈思小說 > 都市 > 天行健_君子以自強不息_地勢坤_君子以厚德載物 > 第12章 比才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天行健_君子以自強不息_地勢坤_君子以厚德載物 第12章 比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鐵蛋不斷的撞擊籠子的禁製,隨著體內大力牛魔經的運轉,無限的氣血,讓鐵蛋不知疲倦。無數的黑氣瀰漫在他周圍,不斷的侵蝕著他的**,加之籠子的鎖妖之力,鐵蛋實則危在旦夕。

隨著慕容雅兒一聲令下,“破!”

籠子的禁製停止,鐵蛋看著麵前的慕容雅兒,漸漸褪去了黑氣,慢慢清醒過來。

鐵蛋心想:“我靠,妖將實力?他奶奶的,遇到鐵板了,還是慫著吧!”

慕容雅兒轉頭,問:“兒子,你是吃紅燒的,還是清蒸的,或者直接烤著吃!”

張為不忍著看了看鐵蛋,“媽,我知道一個法子,加入大蔥、西芹、料包、山楂、乾辣椒少許、花椒少許、料酒1勺、鹽4勺、生抽1勺、老抽1勺、桂皮、黑胡椒粉少許、蠔油1勺。開始燉45分鐘

燉好了後再繼續燉30分鐘。放置2小時出鍋更好吃~濃香撲鼻的牛肋排就燉好了,非常入味。”

鐵蛋愣了愣,一聲媽讓他警惕起來,聽著如此細緻的方法,鐵蛋不禁猜想,“這個狗,是不是從剛開始就想著怎麼吃我了啊!”

慕容雅兒聽著張為侃侃而談,“好,來人,去給我兒備好東西!”

張為心中鬆了口氣,想這些東西,怎麼還得準備一段時間。

慕容雅兒一腳把鐵蛋有踢進了籠子裡。

鐵蛋幽怨的看著張為,好像在罵他十八代祖宗。

張為尷尬的對他笑了笑。

又被他“媽”硬拉走了。

......

蜀門關,絕地酒樓,建於懸崖之巔,日夜滿人,這酒樓之主便是薑家,相比關主,這薑家仍強幾分。

人生有酒須當醉,一滴何曾到九泉。

這酒便叫九泉酒!

渾炙犁牛烹野駝,交河美酒歸叵羅。

這菜更是一絕!

俏麗若三春之桃,清素若九秋之菊

但是,最令人流連忘返的便是那從聖朝買來的舞女歌姬。

薑家家主,老年得女,萬貫家財,便隻有一女繼承,小女年方恰與張為相同,這可謂天作之合。

慕容雅兒是這樣想的。

認乾兒子,強娶薑雪為妻,娃娃親一定,我慕容家,吞併薑家,雅兒這算計,真是一絕啊!

慕容邪是這樣想的。

強扭的瓜不甜,我輩劍客,最難容忍,冇了自由身,老婆孩子熱炕頭,豈能讓我再逍遙,師父,徒兒冇能謹遵您的教誨,要被人娶了,嗚嗚嗚!

張為是這樣想的。

終於到了絕地酒樓,看著慕容雅兒的到來,眾人趕緊騰出了位置。

一老頭冒了出來。

“慕容大小姐,怎麼有空前來?大駕光臨,蓬蓽生輝啊!”

“來人,好酒好菜伺候著!”

慕容雅兒習以為常,“薑兒妹妹呢?”

“回大小姐,少主她被老爺關了起來,說是說是...”

“什麼?彆吞吞吐吐的!小心我拔了你的舌頭!”慕容雅兒一拍桌子。

那老頭心疼,“哎呦,我的姑奶奶,就是老爺說你,你帶著我家少主,蠻也,少了淑女之範。”

連忙把桌子扶起來。

張為同樣心疼,這麼多美食,就這樣浪費了啊,我好痛,太痛了!

看著麵前即將發瘋的慕容雅兒,和準備跑路的客人,老頭哭了,“姑奶奶,老爺領著少主,在蜀道上,舉辦詩會。”

“走!”拉著張為就跑了出去。

老頭依依不捨的看著他們

張為依依不捨看著老頭。

老頭無奈的喊著,“大小姐,給錢啊!”

張為無奈的喊著,“我的食物啊!”

“熙寧,你趕緊想幾首詩,倒時候,我們秀一秀,然後讓爹爹幫我們,正好提親!”慕容雅兒美美的想著。

身後偷偷跟著的慕容邪,“對啊,這丫頭真隨我,嘿嘿!”

隻有張為心中苦笑,“詩?想一想,你當我是什麼啊?”

......

“紅塵倦,戀檀煙,且待梅落枕花眠。”

“”諸位,這是小女所做之詩,今日在此,如若誰能做的超過此詩,我薑湯在此,送他百兩黃金!”一巍峨男子,站在山巔上。

“好!”

“好!”

“好!”

眾人立馬叫好!

一位公子走來,“在下蜀門趙家,趙文卓,今得聽薑雪妹妹之詩,實乃酣暢淋漓!興致勃發!”

“哦?那趙公子趕緊道來!”薑湯說。

眾人大呼,“趙公子!”

“趙公子!”

趙文卓摺扇一開,

“冷風吹,夢已碎,雨紛飛,我的淚,為伊人憔悴,心痛滋味,能有幾人體會?”

薑湯感了興趣,“好!繼續!”

轎裡的薑雪,也探了探頭,想著這是位才情公子啊!

趙文卓眉毛一挑,引得下麵女子呼喊!

隨後念道:“塵世美,紅顏知己誰相隨,往事成灰,心疲憊,愛枯萎,名利權貴,隻不過一世輪迴。”

薑湯搖了搖頭,詩纔不錯,卻是個浪蕩公子。

此詩一出,便有眾多才子不屑。

另一位威風凜凜的公子走了出來,“在下東路將軍之子,衛龍!”

“萬裡輾轉百年孤寂,隻留軍中唯一人。

千古江山十年苦筋,懸崖峭壁畫忠心。”

薑湯拍了拍手,“好!英雄氣概一展無餘!”

“小孩子過家家的詩,可笑至極!”一乞丐走了出來。

眾人大怒!

薑湯問道:“老人家,你有何詩,竟當麵羞辱眾才子,若是拿不出好詩,我也難保你命!”

老乞丐笑了笑,“老朽年少,得夢中一謫仙相教,豈是你這群人所能聽懂!哼,那便給你們說說,謫仙如何!”

“君抱碧海珠,我懷藍田玉。

各稱希代寶,萬裡遙相燭。

長卿慕藺久,子猷意已深。

平生風雲人,暗合江海心。

去秋忽乘興,命駕來東土。

謫仙遊梁園,愛子在鄒魯。

二處一不見,拂衣向江東。

五兩掛海月,扁舟隨長風。

南遊吳越遍,高揖二千石。

雪上天台山,春逢翰林伯。

宣父敬項橐,林宗重黃生。

一長複一少,相看如弟兄。

惕然意不儘,更逐西南去。

同舟入秦淮,建業龍盤處。

楚歌對吳酒,借問承恩初。

宮買長門賦,天迎駟馬車。

才高世難容,道廢可推命。

安石重攜妓,子房空謝病。

金陵百萬戶,六代帝王都。

虎石據西江,鐘山臨北湖。

二山信為美,王屋人相待。

應為歧路多,不知歲寒在。

君遊早晚還,勿久風塵間。

此彆未遠彆,秋期到仙山。”

“哈哈哈哈哈哈,如何,如何!這百兩黃金,速速拿來!”

“慢著!”

慕容雅兒香汗淋漓,喊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