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沈思小說 > 都市 > 天行健_君子以自強不息_地勢坤_君子以厚德載物 > 第4章 結伴而行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天行健_君子以自強不息_地勢坤_君子以厚德載物 第4章 結伴而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隻見那雪球突然停下,轟隆一聲,一頭壯碩的犛牛鼻青臉腫的撓著屁股。

“就是你小子叫張為是吧?”牛精不屑的問道。

可是張為聽到的卻是“哞哞哞”,見那犛牛趾高氣昂,張為頓時來了火氣。

牛精愣了一下,他不應該聽見我口吐人言嚇一跳嘛,怎麼回事,哼,看我化形,嚇你一跳。

牛精猛足了勁,哞哞,嗯?

張為眼中,那牛撅著屁股不知道要乾什麼,就是挺無語的。

噗的一聲,打破了此處的安靜。

牛精舔了舔嘴巴,心想道:“可惡的老和尚,竟然封了我的修為,我該怎麼保護這小子,有病!”

張為突然暴起,一道道劍痕劃在牛背上。

牛精吃痛,這劍有古怪,不行,得出大招了!

隻見那牛撲通一聲,跪倒在地,眼含淚水,哞哞的求饒。

看著似曾相識的樣子,張為摸了摸鼻子,原來這招讓人好無奈啊,嘿嘿。

“小牛,你竟然如此的通人性,那我們就一起下山吧!”張為眼中閃過金光,心想:“餓了有肉,冷了有毛,冇錢了還可以賣,這不帶著他,感覺不合適哈!”

看著張為腹黑的樣子,牛精迫於那妖僧的壓力,點了點頭,想著:“哼,等我在路上遇到妖族,餓了就吃你,冷了扒了你的皮,冇力氣還可以吸你的內力,這不跟著他,感覺不合適啊!”

想著想著,倆人都露出天真無邪的笑容。

隻不過牛精一直看著那腰上的玄鐵劍,感受到背上灼熱的疼感,不禁打了打顫,總感覺裡麵住著奇怪的東西。

張為拿出雪蓮藥為牛貼心的敷上小嘴裡唸叨著“這皮可一定要完整,這樣才能賣個好價錢!”

牛精一心想著那把玄鐵劍,冇注意張為說的什麼,但是看到他貼心為自己敷藥,不免的有些感動,心想著等回頭給你留個全屍,讓你死的體體麵麵。

想著想著,腦海裡浮現出牛魔經第一章,絕情,若練神功,當先斷欲五載,方可成就牛魔第一層,嘴裡一直罵著,但還是不妨礙牛精修煉,感受到突然少了什麼東西,牛精一陣後怕,但想了想他爹,反正自己不是野種,肯定能恢複。

馱著張為,修煉著牛魔經,牛生好不樂哉!

張為感受到周圍盪漾著靈氣,不免有些懷疑,為什麼靈氣突然變得如此雄厚,樂哉!

實則那是牛精所引,隻不過被張為半道截胡,這也是妖僧為何敢冒身死之險,前往萬妖山尋找牛魔王的原因。

張為感受體內的變化,可是仍然修煉不了皇經,心中鬱悶。

看著胯下犛牛,拍了拍,說道:“嗯,小牛,以後你就叫鐵蛋吧!”

犛牛欲哭無淚,嘗試著反抗,卻感到一股皇者般的氣魄,頓時覺得鐵蛋是個絕妙的名字,哞哞的叫了幾聲。

看到喜悅的鐵蛋,張為不免有些不開心,本想逗一逗他,哎呀,哦,差點忘了,還不知道他是雄是雌,立馬下牛低下身子,仔細了找了一番,恍然大悟道:“原來是個母牛,那叫鐵蛋有點不合適啊,哎,算了,就這樣吧。”

鐵蛋愣了愣,感覺受到莫大的委屈,縮著下身。

感受到鐵蛋的情緒,張為安慰道:“鐵蛋蛋,放心,等我們下山,一定給你找最雄壯的公牛,保你滿意!”

“你是不是傻,是不是有病,和那個和尚一樣。”鐵蛋抱怨道。

哞哞哞,如此興奮的叫聲,讓張為都感到羞恥,原來是個老色牛,早熟了。

鐵蛋接著抱怨,突然感到背後一涼,突然看到一隻小蟲子浮在身後,剛想用尾巴驅趕,突然強大的佛力讓他趕忙收回,“聖僧!”

“嗯?不是和尚嘛?貧僧可是聽的一清二楚啊!”蟲子嗡嗡的叫著。

吵的張為厭煩,嚇的鐵蛋要命。

張為隨手一拍,那蟲子立馬閃開,張為氣不過,盯著那個蟲子,仔細的看,突然,神識被拉到一處空間。

張為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看著巨大的佛像已經蒙灰,不免的有些唏噓,師父說過,在這個以武為尊的世界,任何術法都是空談。

看著那巨大的金佛,張為不免的有些生氣,想著自己師父的樸素,不免的起了滅佛之心。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不愧是貧僧看上的人,滅佛之心,哈哈哈哈,當有!”姚廣孝現身。

強大的佛力讓張為感到一股死亡氣息,那種感覺好像是萬物寂滅。

看著張為心中所感,姚廣孝說道:“小友莫要憂心,我雖是佛,但也不是佛,我雖修僧道,卻也修殺道,那佛門靈山寺,八大金剛我殺之六,連佛祖也奈何不了我!”

看著麵前牛皮哄哄的和尚,張為拱手笑道:“那您真是太厲害了!”

頓感不適的姚廣孝感覺一絲陰陽之氣的擾動,:“嗯?怎麼感覺到被陰陽了,這小子體內竟含陰陽兩氣,陰陽人之體,千古罕見啊!阿彌陀佛!”

“和尚,說吧,你把我拉進這裡乾嘛,有什麼事嗎?”

“施主莫要驚慌,我看施主與我練之佛有緣,特來相授,貧僧與你師父也是故交。”姚廣孝笑眯眯的回道。

張為感到這不是個好東西,但又打不過,隻能說:“原來是師父的摯友,師父說三年五載不可回,我已經冇有迴路了,請大師告我去路。”

姚廣孝笑了笑,掐指算著夢無田的位置,笑道:“一路往西即可。”

“好你個老東西,一路往西,這不是要送我去西天嘛,我偏往東走,能奈我何!”

“施主,貧僧已分出一道神識,便是那小蟲,有什麼疑惑,可以與他相說,他體內蘊含我全力一擊,危機時可保性命。”看了看已經出鞘的玄鐵劍,“貧僧提醒一下,此劍出鞘,要慎之又慎,不可一時英雄,葬送性命!”說著周圍便恢複到了原樣。

醒來的張為看著手中玄鐵劍,立馬放入劍鞘之中,心中對劍的謹慎又增加了幾分。

看著傍邊昏睡的鐵蛋,和一隻嗡嗡飛的蟲子。

總感覺自己的人生被設計好了一樣,被一群人監視著。

醒悟道自己的境地,張為不免的有些害怕,慢慢踱步,想著

我命由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