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沈思小說 > 都市 > 天行健_君子以自強不息_地勢坤_君子以厚德載物 > 第5章 下山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天行健_君子以自強不息_地勢坤_君子以厚德載物 第5章 下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風緊離亭,冰結淚珠圓。雪意留君君不住,從此去,少清歡。

轉頭山下轉頭看,路漫漫,玉花翻,銀海光寬,何處是超然。

雪漫漫,鳥飛絕。

一牛一人結伴行,道儘了這初入這人世間的清涼。

一路無言,各自皆憧憬著屬於自己的人生。

“鐵蛋啊,鐵蛋啊,你可知何為父母之愛?我是不是還很小,所以見不到他們,隻要我長大了,他們就會來看我了呀。”

張為望著東方天際。

鐵蛋哞哞的叫了幾聲,好似在同意主人的詢問。

張為心中一暖,“鐵蛋,走!這山下,值得一闖!”

牛加快了步伐,這雪同樣愈下愈大。

終行至山下。

與山上荒無人煙截然不同,此處便有一村,名喚,隱村。

隻見村口一石雕,上刻到

“送行無酒亦無錢,勸爾一杯菩薩泉。”

張為心中有感,這詩文如此清秀,為何卻令人有種不適之感。

這村子怪哉,怪哉!

蟲子落在張為肩上,

“貧僧便給你道道,這詩的來曆,怎樣,有興致嗎?”

“當然!這詩肯定有著不凡的來曆!小子洗耳恭聽。”張為立馬坐在石碑之前。

鐵蛋也往這靠了靠,生怕聽不到。

“阿彌陀佛!此詩乃是蘇家三子之一的蘇軾所做的《武昌酌菩薩泉送王子立》,意思便是,這次送你走,手頭冇有酒,不能一醉方休;手頭冇有錢,不能護你路上平安。所幸,旁邊就有一個泉水,那就勸你飲一杯菩薩泉吧!相傳這崑崙山下菩薩泉,乃是一位大道菩薩坐化之地,《楞嚴經》說:“有佛出世,名為水天,教諸菩薩,修習水觀,入三摩地。”蘇軾由菩薩泉之名聯想到水天之佛,由泉水映出自己的影子聯想到“修習水觀”,此處泉水可以照見“我”,彆處的泉水不也是同樣可以照見“我”嗎。四方之水,如菩薩泉一樣,水中映人,水中映天。末尾兩句正是勸告友人“修習水觀,入三摩地”,進入禪悟之境,從而修煉那菩薩心腸,即慈悲、寬容,是為人處世最重要的一條原則,尤其對將要遠行的友人,更是一劑良藥。可惜,可惜,如今的菩薩泉早已不堪入目了。”

聽著這苦澀難懂的蹩腳故事,張為心中雖有所悟,但是還是挺鬱悶,說好的故事呢,欺騙我學習,哼,還是師父的故事好,不知道那炎皇最後怎麼了,等下次見到師父一定讓他講完。想到師父,張為嘴角不禁上揚。

看到如此,姚廣孝不禁笑道:“此子不愧是與我佛有緣之人,這屠龍者,定是他無疑了,天難子啊天難子,若他得知,你已經死了,心魔入體,這便是我傳他衣缽之時啊!阿彌陀佛!”

“哼!大慈悲之心豈能走上屠龍之路,此處,便讓你那慈悲之心變成寂滅之心,憑誰問,能敵過貧僧的佈局之術!”

看著張為不耐煩的樣子,姚廣孝提議,“趕快找個落腳的地方吧,貧僧記著,有一俠盜客棧,可是一等一的好客。”

“走

趕緊走,鐵蛋,進村了!”張為立馬喜笑顏開,拉著鐵蛋就走進了村子。

姚廣孝突然微弱了幾分,蟲子落到了一片樹葉之上,口吐黑血,“難怪玄凱你落到如此地步,做局天選之人,竟遭如此反噬,這靈體看來不久後就失效了,貧僧竟被這天道算計了,哈哈哈哈哈,難怪難怪,但是張為心已成魔佛之種,我這屠龍魔佛經,定能成功,也不枉貧僧這一生所求,五載的寂靜,誰知這世界變幾何了,誰知道往何處,佛又到何處了。”

姚廣孝自知這靈體遭反噬,神識早已不撐自己在與外界聯絡,本欲與張為一同赴那王朝之劫,可惜可歎,過了隱村,一切都成未知了,不免有些感歎這天道的算計。

......

回觀村閭間,十室**貧。

北風利如劍,布絮不蔽身。

這破敗的景象,令張為感到十分不適,為何,此處可是有菩薩保佑的,為何如此荒涼。

“公子,公子,行行好吧,我孫兒要餓死了,行行好吧!”一位衣衫襤褸的老乞丐趴在地上,不停的祈禱。

看著張為的目光,灼熱而乞求,不停的磕頭。

張為立馬去扶那老乞丐,“老人家,何至於此啊?”說著掏出自己存的乾糧遞了過去。

看著這冬蟲夏草,老乞丐不禁發顫。

趕忙接了過來“謝謝公子,公子大恩,孫兒有救了。”說著又立馬跪下,“公子可否去看看我那孫兒,老頭我也好感謝恩人!”

“嗯,老人家,我略懂醫術,也好幫你孫兒看看,隻不過我要先去尋處落腳的地方,尋好之後便在此地見你。”張為還是覺得自己的事先忙完再說。

“恩人,前邊有家俠盜客棧,可作落腳之地,老頭先去救孫兒了多謝恩人!”說著,老頭趕忙跑進了巷子裡。

冇有察覺的張為對這俠盜客棧產生了極大的興趣,“俠道,俠道,哈哈哈,便是江湖人士的聚集的地方了,鐵蛋,走,快去,看看大俠風範!”

鐵蛋哞哞了幾聲,不情願的跟了過去。

......

巷子深處,那老乞丐被一群人圍著。

“這是,冬蟲夏草?這直接白送給你了?”一位刀疤壯漢驚訝道。

“那可不是,我們剛想去下個村子,就來了一個肥牛,還真是菩薩保佑啊,哈哈哈哈哈!”老乞丐肆無忌憚的大笑。

“他去哪了?”

“哼,老夫待著路上多少日夜,盼來了這頭肥牛,豈能放了他,當然是去我們客棧了呀!”老乞丐摸了摸鬍子。

“不愧是您,我們快去稟報大當家,這次頭功,你可要請我們去快活一番,哈哈哈哈!”

說著幾人趕忙從巷子暗道前往客棧。

其中一年輕人,不禁撓了撓頭,怎麼有一種引狼入室的感覺,感覺要被抄家了,便趕忙問道:“費老,那人武功如何?”

聽到此處,眾人一愣,“對啊,要是武功太強就算了吧,大當家可是說過,不要惹禍上身。”

費老眯了眯眼,“哼,一垂髫小兒,看把你們嚇的,冇點出息!我們也是二十幾人大盜賊,官府都抓不到的那種!”

“還冇斷奶吧,哈哈哈哈哈,看來我們真是得了菩薩保佑,這菩薩泉,真靈啊!”

留下了陣陣土霧。

......

走在街上的張為也發現了一絲古怪,這村子怎麼冇見到人啊,家家門戶緊閉,

不知在害怕什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