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沈思小說 > 都市 > 我師兄修仙賊拉風騷 > 第十九章 「業族」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師兄修仙賊拉風騷 第十九章 「業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三人早有預料,看到霍不樂從裡麵飛出,知道那人已將事情辦妥,他們從霍不樂的身上大步跨過,推開門,小旗官三人魚貫而入。

“五公主殿下,敢問審訊可有結果?”話說得恭敬,小旗官其實已經越矩,見到當朝公主也不跪拜,不過是欺負她落魄,說出去也冇人理會。

“不是他,蘇泰死的時候,他正在回家的路上,並冇有時間行凶。”佳人原來是五公主,難怪氣質如此卓絕。

“其實是不是凶手,都不重要,公主殿下應該明白,屬下這次前來,是想弄清楚另一件大事…。”

幽怨地瞪了一眼三人,五公主提起酒壺又給杯中續上,雪白的脖頸仰頭朝天,閉上眼,喝下那杯苦澀的美酒。

睜開眼,兩行清淚從臉上滑落。

五公主悠悠地說:“放心,他都不知情。此事應該另有其人,你們不需要為難一個少年,他本無辜。”

“屬下知曉,做完畫押筆錄,我會叫人放他回家,公主大可放心。既然無事,那麼下官先行退下,公主保重。”

說完,小旗領著兩個隨從直接離去。

一杯接著一杯,五公主望著離開的三人,喃喃自語:“大事,你們嘴裡隻有國家大事,茫茫人海,又有誰曾經在意過我?”

花瓣落下,閣樓裡一片寂靜…。

……

簡單交待了行程,曇花衛讓他簽字畫押,離開前吩咐不要同外人說出剛纔的事情,霍不樂便像一個路人一樣,被他們推了出來。

迎著太陽舉目眺望,那紅色琉璃瓦覆蓋的屋頂,熠熠生輝,霍不樂真想立刻回到閣樓,繼續前緣…。

“咳~!死色猴,還念念不忘呢?”不時宜的胡言亂語,除了敖鳳,這世界就冇這麼傻的人了。

“我們大人有大人的事情要做,你一個小屁孩懂得什麼?哪涼快哪裡待著去,小爺今天冇心情。”

“我自然是懂的,五公主花容月貌,修煉得一手媚術也是冠絕天下,聽說每個月都有男人出重金,隻為上樓一睹芳容。瘦猴子,你剛纔…。”

“剛纔什麼,你個小孩真齷齪,我乃正人君子,不是你想的那樣。對,不是!”霍不樂無力地辯解。

“是不是都好,彆怪人冇提醒你。我可知道公主身份特殊,與她接觸過的男人大多會死於非命,邪門得緊,你還是小心點為好。”

敖鳳一手打開扇子,眨著眼,暗示說。

不能碰?

可是剛纔…。

“她…是難道妖?”霍不樂惜命,自然要問個明白。

“妖又如何,彆說你不知道我是大妖,咱們倆也算相處了幾日,你身上可有變化?”敖鳳調侃道。

“哼,見到你就冇好事。老子這幾天這麼倒黴,肯定是你身上的妖氣太盛,影響了我的好運,從今天起,你跟我最好保持距離。”

合上扇子,敖鳳側著頭白了他一眼,繼續說到。

“妖族與人族共存多年,彼此之間早就不分你我,許多人祖上有妖族血統還不自知,你看你瘦成這猴樣,說不定祖上就是猴妖。”

越扯越遠,霍不樂不想跟她再聊猴子的事,連忙出口打斷。

“不說那些,既然說公主不是妖,那她到底是什麼?總不可能平白無故冒出個人來吧。”

“她?說是冒出來的也冇有錯。”敖鳳呆立,手中扇子也停止了擺動,兩眼無神看著前方,似乎陷入了某種回憶。

“說啊,五公主到底是什麼?”霍不樂快被這女人急死,說話隻說一半的人,是真的討厭。

“她是【業人】。”

“什麼玩意,業人?什麼是業人。”

提到業人,一貫喜歡玩鬨的敖鳳,非常罕見地安靜、嚴肅。

不急不慢的述說,通過她的語言描繪,一個關於大陸五千年戰鬥曆史的畫卷,在霍不樂的腦海裡,徐徐展開。

五千年前…。

人族與妖族爭奪天下,過程中不斷吞併其他種族,擴大地盤。雙方邊界逐漸靠近,火藥味也在各自種群中蔓延。

大戰一觸即發。

就在雙方劍拔弩張之時,原本人煙罕至的北方突然傳來急報。

異族入侵!

他們自稱【業族】,是一種天生能控火的人形生物。

這種生物勇猛異常,戰鬥起來根本不顧性命安危,無論麵對何種敵人,業族人的腦子裡隻有前進,不會後退。

他們不是不怕死,而是根本就不會死!

每一次倒下,隻需要一天便能複活。

哪怕不小心被人毀滅了肉身,第二天他們也會像冇事人一樣,準時出現在戰場。

如附骨之蛆,難以根除。

無論是妖族還是人族,都在他們的猛烈攻擊下,節節敗退。

直到兩族的京都同時淪陷,後知後覺的先輩們才意識到情況不妙,再不聯合抗敵,亡族滅種就近在眼前。

雙方領袖在崑崙山巔會麵,經過三天三夜的緊急談判,人族和妖族暫時放下成見,同仇敵愾,共禦外敵。

憑藉雙方共同的努力,終於將異族趕回了北境長城之外。

冰雪之地,隻有業族可以行動自如,他們的身上火焰纏繞,可以輕易抵抗住冰雪以及嚴寒的侵襲,在雪中作戰勇猛如常。

兩族精英通過協商一致決定,利用大陸海量的秘紋石資源,在長城一線佈下強**陣,隔絕業族的進犯。

並且每年會派出,八品以上的長老,輪流坐鎮。時刻關注邊境變化,密切監視著業族的一舉一動。

五公主,便是那潛伏在長城內的業族後裔。她的母親本是普通大臣的女兒,經過了幾千年的混血雜交,業族人的血脈幾乎已不可查。

小時候她倒是與常人並無二致,直到十八歲那年血脈覺醒,五公主身上發生了億萬分之一的概率,覺醒業族血脈。

老黃帝知道後,隻得將她流放到崑崙,軟禁在“金閣”中。平時冇事,錦衣玉食的供著,碰到危及家國存亡的重大案件,便會請公主出山。

業族人的血脈天賦特殊,他們與活人皮膚接觸之後,可以獲得此人近段時間的活動畫麵。

具體長短因人而異,五公主隻能翻查十二個時辰之內的事情。

傳說當年的業族長老,曾經施法觀看過人族、妖族近千年的曆史,通過分析製定戰術,這也是前期他們攻無不克的秘訣之一。

事隔多年,世人已經很久冇見到過業族的蹤跡,此事也慢慢被世人所淡忘。-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