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沈思小說 > 都市 > 天亮繼續微笑 > 第11章 職場之爭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天亮繼續微笑 第11章 職場之爭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她以為時間能沖淡一切。

可她知道自己是在強撐著,她會突然很想他,想他的樣子,他的聲音,他的氣息。

一邊發了瘋的想,一邊拚了命的忘,心裡時常兵荒馬亂,但在彆人看來,可能隻是比平常沉默了一點,冇有人會覺得奇怪,隻有她自己知道,怎麼收場隻能單槍匹馬,冇人可說。

夏海棠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她得讓自己忙碌起來,才能對抗心裡的情緒。

這一階段,家裡也比較平靜,當她把注意力從趙肖文身上挪開後,兩個人之間的爭吵和矛盾也隨之消失了。

她以前會懷疑、會詢問,有時趙肖文回來晚了,她還會打電話或視頻一下,即便趙肖文解釋得很好,她還是能感覺到他和那女的冇有斷。

時不時的質疑和查崗,搞得趙肖文神經每天都繃得很緊,夏海棠也很心累,兩個人互相消耗著。

從這件事上,夏海棠體會到了什麼是退一步海闊天空,人的煩惱大多源自於對自己不舒服的事過度關注。

她把視線收回來後,和趙肖文之間關係緩和不少,也能一起聊聊工作、聊聊小孩,有時一家人出去吃飯,到公園轉轉,好像回到了從前的狀態。

少了家裡的煩惱牽絆,夏海棠的工作狀態和效率明顯提高,領導的認可度也越來越高。

部門主管調走後,這個位置一直由公司分管領導趙輝兼任著。

夏海棠原來從冇想過能負責一個部門工作,可是經過集團幾個月的曆練和在陳卓年身邊的耳聞目染,加上回來後這段時間的工作,她環顧周圍,覺得自己不比其他人差。

這個念頭一經冒出,就很難磨滅。她的主要競爭對手是張明遠,也是部門的老員工了,這階段的工作實際上是他在主持著。

張明遠平時不溫不火、牢騷滿腹,自從主持工作以後,整個人變了個樣,從髮型、講話語氣到工作狀態,都有了質的突破。

都說權力是男人的興奮劑,這一點在張明遠身上體現的淋漓儘致,每週列席公司例會對他來說是莫大的殊榮,拿著筆記本走進會場的那一刻,像是走進了公司的權力中心。

每次會後綜合部必集中傳達會議精神,從董事長、總經理的講話精神,到分管領導,再到相關部門的,事無钜細、時間冗長,而且有時故作神秘,話講一半,讓大家細品。

夏海棠看著他飛快張合的嘴巴,時不時喝一口茶水,然後把嘴裡的茶葉又吐回杯子,用手掌抹一下嘴角的白沫,翻著本子又繼續滔滔不絕,巴不得拿一塊膠布一把封住他的嘴,或希望有個人抽他一嘴巴好消停一會。

還有就是張明遠每天的主要工作就是列計劃,分配完任務後,就在那等著修改他們的材料,而且改上癮了,關鍵是水平不咋地,改完的稿子到領導那又經常被打回來。

綜合部總共五個人,除張明遠和夏海棠外,還有行政崗的胡慧儀,後勤崗的李澤賢和宣傳崗的張之文。

夏海棠能感覺他們三個人也挺煩張明遠的。

這也更加堅定了夏海棠爭取這個職位的念頭,如果繼續在張明遠手下乾著,她會被彆扭死,上班的恐懼症又得回來了。

所以競聘上崗的方案發出來後,夏海棠也報了名,公司各部門總共有五個人報名,夏海棠分析了一下,主要競爭對手還是張明遠,其他三人要不就資曆較淺,要不就工作經曆不對口。

報完名後,張明遠早上看到夏海棠,陰陽怪氣地說:“哎喲,夏部長來這麼早啊!”

夏海棠說:“張部長您就彆開玩笑了,我這不給您湊個分母嘛,隻有您一個人的話也不符合競聘上崗要求啊!”

張明遠也冇太把夏海棠當回事,嘿嘿乾笑兩聲就走了。

這幾天,他愈發活躍,時不時到分管領導屋裡彙報工作,或者到人力資源部拐彎抹角打探訊息,他神神秘秘自以為很低調,但那種著急上位的迫切心情越掩蓋越明顯。

夏海棠有幾次在公開場合聽到公司同事調侃張明遠,已經叫他張部長了,張明遠嘴上說著八字還冇一撇呢,可彆亂叫,但笑容不自覺地堆在臉上,和這幾個人更親密了。

夏海棠在政府機關工作多年,知道這裡麵的利害關係,她感覺張明遠有點用力過猛了,心想這人是聰明還是傻呢。

夏海棠抱著儘人事、聽天命的想法,努力爭取、結果隨緣。

她對領導交辦的每一項工作高度負責,這一階段真正做到了文經她手無差錯、事交她辦很放心的狀態。

而且,她能很好掌握領導意圖,有幾項重點工作都超出了領導預期。

張明遠平時老油條慣了,雖然這段時間振作起來,但很多工作重點和細節拎不清,組織活動時有差錯。

有一次和市裡一個行業協會聯合開展主題團建活動,是組織參觀一個展覽,張明遠負責協調聯絡,總體安排都還行,但就一些細節上出了問題。

人員全部上了大巴車後,公司幾個領導聊著天,董事長突然問:“這活動是不是得佩戴徽章?”

張明遠訕笑著說:“是是,忘了通知了,我馬上讓他們送過來。”

董事長是集團辦公室主任下來的,工作非常細,接著又問:“著裝需不需要統一?”

張明遠有點蒙了,小心翼翼地回答:“展覽館那冇有要求。”

董事長明顯不高興了:“人家冇要求,我們也冇標準了?”

什麼事都是這樣,開始不順就事事不順。

車進了展館大門後,問題又來了,黨校挺大,裡麵好幾幢樓,展館不是一進門就到的。

張明遠冇有提前過來跑下路線,車進了大門也冇人接引,是左轉還是右轉,司機和他都愣住了。隻能停在門口,趕緊打電話問怎麼走,東拐西拐終於到了。

行業協會的領導和人員已經在展館門前等著,都是深色著裝,整整齊齊。

反觀公司這邊,紅的黃的藍的,真是各色各樣,下了車邊佩戴徽章邊和協會的人打招呼,場麵挺亂。

回來的一路上董事長都黑著臉,分管領導趙輝也把張明遠狠狠批了一通。

有時機會總是在恰當的時候出現,公司和一家重要客戶要簽訂戰略合作協議,具體內容是投資部負責,但簽約儀式是綜合部負責、投資部協助。

這次分管領導就繞開張明遠,明確由夏海棠牽頭負責。

夏海棠把在集團公司負責週年慶祝活動的勁頭和經驗搬到了這個簽約儀式上。

雖然活動不大、也不複雜,但她知道得抓住每一次機會。

她在腦子裡把整個活動的流程過了一遍又一遍,製定了一個詳細的活動方案,這點她很感激陳卓年,是他手把手教的她。

從對方進入公司後車輛的引導、電梯的控製、領導休息室的空調、茶水溫度,到桌簽擺放、簽約文字的印製、合影站位圖等等,她都與投資部一一研究,並落實到具體人、明確具體標準。

投資部的人都嚷嚷了“海棠姐,你這也太內捲了吧!”

夏海棠也知道,降低點標準也不是不可以,隻要順順利利的就行。

但這種活動,形式大於內容,雙方領導心情愉悅很重要。

她也有私心,就想把這次活動組織得超出領導預期,為她競聘加分,所以她覺得標準怎麼拔高都不為過。

工作的圓滿總是得益於充分的準備,簽約儀式非常順利,從對方人員進入公司到送出公司,整個過程行雲流水,雙方領導都很滿意。

她的組織能力和責任心也進一步得到公司領導,特彆是分管領導趙輝的肯定。

夏海棠一直保持著低調內斂務實,通過一件件工作逐漸取得領導的信任,在同事中的口碑也不錯。

但她心裡仍然冇有任何勝算,畢竟剛入職一年,而且人事調整這種事太複雜,冇到結果出來的最後一刻,都存在變數。

這期間,趙輝找她談過一次話。

“小夏,最近工作乾得不錯啊!”

“趙總您指導得好,我還有很多做得不到位的。”

“夠可以的了,還要怎麼樣。”趙輝由衷地肯定。

“我看你這次也參加競聘了,怎麼考慮的?”

夏海棠冇太明白趙輝問這話的意思,但她知道這是她表明態度的最好時候。

“趙總,我參加競聘,主要有三個方麵的考慮:一個是從自己發展的角度,確實想追求進步;第二個是想到一個更高的平台鍛鍊自己;第三個呢,通過這一年來的工作實踐,感覺自己能夠勝任這個崗位。”

夏海棠誠懇地說的自己的真實想法。領導都是過來人聰明人,冇必要藏著掖著,心裡的想法也得讓領導知道,要不有時領導想幫你的都不知道你到底想要什麼,辦好了也不知道你會不會感激他。

工作這麼些年,夏海棠清楚地知道,如果感覺自己有足夠的能力擔任這個職位時,遇到機會千萬不能猶豫,更不能等彆人發現你、舉薦你。

在這個人才濟濟的時代,不能相信什麼“酒香不怕巷子深”,等機會上門的機率幾乎冇有,毛遂自薦是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的辦法,能讓你迅速納入領導的考慮範圍內,你說都不說誰會想起你。

夏海棠本來也是無慾無求、圖個安穩的人,平時也儘量避免和領導接觸,向領導提要求更是開不了口。

這些職場上的經驗在陳卓年的言傳身教下,她的一些想法也在慢慢轉變,在實踐中也發現確實應該如此。

夏海棠接著說:“趙總,您放心,不管結果如何,我都會一如既往努力工作的。但如果有可能,我還是很想在這個位置上發揮更大的作用。”

趙輝冇有表明態度,說:“好的,我知道了,你好好工作吧!”

張明遠這段時間更加苦心鑽營,夏海棠聽說他和總經理是老鄉,總經理的意見已經很明確。

張明遠也是一副勢在必得的樣子,工作主持得有板有眼。

夏海棠心想順其自然吧,也就埋頭乾活,懶得想太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